保洁员怎么管理外围·故事:第一次去未来婆婆家,她待我关怀备至,可我却不敢嫁
2020-01-11 15:55:37  点击:4460  

保洁员怎么管理外围·故事:第一次去未来婆婆家,她待我关怀备至,可我却不敢嫁

保洁员怎么管理外围,每天读点故事app作者:凌妹妹

叶琳一直以为自己的感情顺风顺水,有一个对自己温柔体贴的男朋友余辉,还有一个把自己当成亲生女儿一样对待的未来婆婆张翠花,可这一切全都输在了彩礼上,准确地来说,是彩礼让叶琳看清了这一家人丑恶的嘴脸。

叶琳和余辉是通过两人共同的朋友介绍认识的,初见面的时候,两人就认定了对方就是自己要找的那个人,在其他情侣都面临毕业就分手这个问题时,叶琳和余辉却更加坚信对方就是自己要相伴一生的良人。

叶琳来自南方,余辉来自北方,叶琳听过无数次诸如远嫁会不幸福这种话,心里不是没动摇过,但叶琳始终坚信自己一定会是例外的那个,毅然答应和余辉回去见家长。

叶琳早就听余辉说过,余辉的父亲在余辉很小的时候因为意外去世了,由母亲张翠花拉扯长大,余辉还有个姐姐余霞,已经结婚,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经常在娘家住。

叶琳曾在心里幻想过无数次见面的场景,万万没想到见面居然会如此顺利,顺利到让叶琳都感觉有些不真实。

叶琳和余辉一出火车站的时候,就看见张翠花和余霞在招手,叶琳在照片中见过张翠花,眼前的张翠花身着旗袍,身段婀娜多姿,皮肤保养得很好,化着淡淡的妆,一点也不像农村妇女,举手投足之间显得别有韵味,就连叶琳都忍不住愣了神。

愣了几秒之后才注意到站在张翠花身旁的余霞,和张翠花相比,余霞就显得更加普通,头发随意披在肩上,脚上一双小白鞋,面容有些憔悴,皮肤有些粗糙暗淡,时不时整理头发和裙子,看起来像是不习惯穿裙子,许是特意为了接叶琳才穿裙子。

在叶琳打量张翠花和余霞的时候,张翠花和余霞也同样在观察叶琳,叶琳一直都不太习惯有人盯着自己看,更何况还是自己未来的婆婆和大姑姐,只好扯着尴尬的笑容,挽着余辉的手轻轻地推了推余辉表示暗示。

余辉也很有默契,便给叶琳介绍张翠花和余霞,叶琳也甜甜地叫了声“阿姨”和“姐姐”。

在回去的车上,叶琳紧张的心总算放了下来,这才感觉到手上布满的汗珠,张翠花在开车,并没有说太多话,就只有余霞和余辉在用家乡话交流,叶琳听不太懂,只得看着窗外的风景。

也许是为了照顾叶琳的感受,张翠花咳嗽了一下,余霞立马会意,改用普通话,并且主动和叶琳交流,只是没说两句就开始说不下去,车内又安静了起来,张翠花打了圆场,让叶琳和余辉眯一下休息一会。

坐了一夜的高铁,余辉很快就睡着了,叶琳虽很困,但坐了那么久的车有些晕车,实在无法安睡,只有侧着身子捂着鼻子,眯着眼睛假装睡觉。

下车之后,张翠花和余霞抢着帮叶琳提行李,叶琳觉得特别不好意思,拒绝无果,只好跟在后面。

余辉的家住在郊区,距离市里很近,又远离城市的喧哗,门前有个庭院,种了不少的花花草草,布置得非常好看,室内装修得很简单,却也干净整洁,一看张翠花肯定是个热爱生活的人,这点和叶琳很像。

进了屋之后,张翠花嘱咐余辉好好地陪叶琳,就和余霞一起去了厨房,很快就端了大大小小有十几个盘子,各种各样吃的都有,有些叶琳都没见过。

叶琳本来就喜爱零食,又折腾了一夜,看着眼前的美食,实在是有些饿了,又不好意思伸手去拿,偷偷地咽了下口水。

余辉自然是一下就看出叶琳是装的,也知道这会叶琳肯定是又饿又馋,知道叶琳不好意思,主动剥了包饼干喂给叶琳,叶琳实在是不好意思,羞红了脸。

张翠花表示理解地笑了笑,对叶琳说:“叶琳,你也别不好意思,既然辉儿把你带回家了,那自然是把你当成一家人,一家人不用那么拘谨,想吃什么就拿,如果这里没有你喜欢吃的,那你跟阿姨说,阿姨给你去买。”

张翠花知道叶琳是南方人,相比北方人显得更加矜持和含蓄,打开了电视机,特意调到叶琳喜欢看的古装片。

叶琳知道,张翠花一定是提前从余辉那里得知叶琳的喜欢,这份良苦用心,叶琳十分感激:“谢谢阿姨,我很喜欢,您也吃。”

余辉也主动找了个让大家都轻松的话题,瞬间化解了尴尬,叶琳也渐渐地放松下来,慢慢的就聊到了叶琳的家庭情况,整个过程十分愉快。

叶琳在余辉家里待了五天,张翠花和余霞把叶琳照顾得很好,事事都替叶琳考虑,甚至把旅游攻略都做好了,并且嘱咐余辉,一定要好好照顾叶琳,让叶琳觉得受宠若惊。

只是有一点叶琳觉得有些奇怪,余辉的家里并不是没有住的地方,可张翠花却要在外面酒店开房,叶琳心里隐约感觉有些不对劲,却也说不出什么,毕竟张翠花对叶琳确实尽心尽力,而张翠花解释说余辉的房间漏水来不及修补,酒店住得更为舒适。

很快五天的时间就过去了,按之前计划好的,叶琳带余辉回家见父母了,在临走的时候,张翠花准备了很多东西,甚至还给叶琳父母准备了礼物,叶琳十分感动。

叶琳在心里暗暗发誓,绝不辜负张翠花的心意,以后也定要把张翠花当成亲生母亲一样对待。

叶琳的父母早就听说叶琳交了一个外地的男朋友,怎么也不同意自己女儿远嫁,为了让余辉知难而退,表示结婚可以,但必须得要30万彩礼,和一套加叶琳名字的房子。

叶琳很了解父亲,只要父亲认定的事,谁说都没用,叶琳虽然觉得要求高了点,但也想借此机会看看余辉的态度。

叶琳担忧地看了眼余辉,本以为余辉会觉得叶琳的父母是在卖女儿,没想到余辉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并表示一定会好好地照顾叶琳,这更让叶琳坚信找对了人。

张翠花在家乡替余辉找了份还不错的工作,叶琳不想和余辉异地恋,加上对张翠花的好感,偷偷瞒着父母,毫不犹豫地跟余辉一起去了北方。

叶琳和余辉就这样开始了同居生活,周末有空的时候,要么四处去玩,要么就回余辉家里,日子过得十分滋润。

叶琳本以为张翠花和余辉没提结婚的事,是因为工作还不稳定,可一年过去了,还是没提结婚的事,每次快提到结婚的事,总会被转移话题,按理来说张翠花对叶琳很好,应该希望自己儿子早点结婚才是。

倒不是叶琳恨嫁,只是叶琳早就认定了余辉,非余辉不嫁,可叶琳始终是个女孩子,这事叶琳也不好主动开口。

叶琳把心事告诉了闺蜜,闺蜜为叶琳出了个主意,那就是假装怀孕,并且闺蜜有办法能帮叶琳办到假的怀孕证明,叶琳虽不赞同,却也想不到其他好办法。

果不其然,当叶琳把怀孕这个消息告诉余辉和张翠花的时候,张翠花很快就提了两人结婚的事,只是却唯独没有谈到彩礼的事,叶琳猜想张翠花是不想给彩礼,但想到张翠花对自己的好,很快就否定了这个想法。

直到半个月后,张翠花的生日,叶琳本想提前去余辉的家里布置一番,好给张翠花一个惊喜,只是在靠近门口的时候,听到里面传来的声音,让叶琳不可置信地瞪大双眼,身体微微发抖,指甲深深地陷入掌心,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第一次去未来婆婆家,她待叶琳关怀备至,可叶琳却不敢嫁。

张翠花笑着说:“傻儿子,你急什么,等叶琳的肚子慢慢变大,到时候彩礼钱就能省下来。”

余辉说:“妈,琳琳的爸妈说过不会留下这个彩礼,以后也还是留给我们的。”

“哎哟,傻儿子,她爸妈这么说,你就真信啊,万一到时候不拿回来呢?”

“可是妈,我都答应过她爸妈了。”

“我的傻儿子,她都怀孕了,不跟你结婚,还有谁能要她。”

“是啊,反正我是个男人,我也没损失。”

……

张翠花和余辉的谈话,就像一桶冰水泼在叶琳的头上,从头凉到脚心,叶琳终于明白,原来当初让叶琳和余辉住酒店,根本就不是屋檐漏水,而是,想让叶琳怀孕,这样叶琳就变成了被动。

叶琳突然觉得那一家人好可怕,关于彩礼的事只字不提,不断地对叶琳好,就为了让叶琳放下警惕,等叶琳怀孕,肚子大了之后,就不得不答应张翠花的要求。

自那之后,叶琳假装那天的事没发生过,只是对余辉的态度变得疏远了一些,一来叶琳还想再给余辉一个机会,二来,不愿意相信一直对自己和善的张翠花竟会这么虚伪。

余辉也只以为是因为怀孕的原因,并未察觉出什么不一样,照样像往常一样,准备拿出手机打游戏。

叶琳准备试探余辉的态度,思索了几秒,决定直说:“余辉,眼看我肚子很快就要大了起来,你什么时候去我家提亲啊?还有彩礼的事,你跟阿姨说了吗?”

余辉有些心虚,不敢看叶琳的眼睛,盯着手机说道:“说了,我妈的意思是,你现在怀孕了,不适宜来回奔波,我们可以找个时间去领证,婚礼可以等你生完后补办,这样你就可以做一个完美的新娘子啊。”

停顿了几秒,继续说:“至于彩礼,我妈说了,反正你爸妈到时候也是把彩礼给我们,不如干脆就省了这个流程。”

叶琳怒了,本以为余辉一定会站自己这边,那个当初信誓旦旦说要照顾自己的人,现在居然说出这番话。

叶琳冷哼一声:“是不是因为我怀孕了,所以你们认定我没办法,只能乖乖答应是吗?”

余辉看着脸色不好的叶琳,急忙解释:“宝贝,不是这样的,你要相信我,我是爱你的,只是我的工资也不高,我妈年纪也大了,这一下实在是拿不出那么多啊。”

“拿不出,你姐早就结婚了,你妈也就你这一个儿子,你不觉得你这个借口很牵强啊。”

“是,其实我一直没告诉你,我姐早就离婚了,因为我姐生不出孩子,所以家里的钱都给我姐看病。”

“所以,之所以你们一直没提结婚的事,就是怕我不能怀孕是吧;你为你妈考虑,为你姐考虑,可你有没有为我考虑啊。”

“我当然有为你考虑,我也在我妈面前解释过了,可我觉得我妈说得也没错,难道真的要我为了彩礼去借吗?”

“所以,你的意思是,不可能给彩礼?”

“宝贝,彩礼只不过是旧时封建,我们的感情怎么能用金钱来衡量呢?”

叶琳叹了口气,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进房间把余辉的被子拿出了,又进去把门一关,躺在了床上,泪如雨下。

五年的恋爱,最终还是败在彩礼上,叶琳也并不是非得要彩礼,只是想要一个态度,可结果却让叶琳心寒无比。

此刻,叶琳十分庆幸自己听了闺蜜的话,假装怀孕,如果真的怀孕,那就真的无法挽回了。

怀孕后婆家彩礼只给2万,叶琳开始庆幸自己只是假怀孕。

应该是余辉把和叶琳关于彩礼的谈话告诉了张翠花和余霞,第二天张翠花和余霞就约了叶琳出去吃饭,叶琳本不想去,但心里还是期望事情还有转机。

张翠花特意选了一家南方口味的饭店,还是那么的贴心,余霞时不时地帮叶琳夹菜。

张翠花对余霞使了个眼神,余霞率先开口对叶琳说:“我听说你昨天和我弟闹不愉快了,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

叶琳看了看张翠花和余霞,停顿了几秒,回道:“阿姨,姐,我知道你们平时对我很好,我也是把你们当成我的亲妈和亲姐一样,只是有句话我一直想问,关于我和余辉的婚事你们是怎么打算的?”

张翠花笑着说:“阿姨确实很喜欢你,也是把你看得和霞儿一样重,只是我们商量过了,你先和辉儿去领证,然后再请亲戚朋友吃一顿,至于婚礼,可以生完孩子再补办。”

叶琳不动声色地冷笑了一下:“阿姨,领证可以,只是您看彩礼,您这边愿意给多少呢?”

“是这样的,按我们这边的习俗是两万,女方至少陪嫁3倍,阿姨也不想为难你父母,反正也是走个流程,就不要那么麻烦了吧,你现在怀孕,需要好好休息才是。而且你和辉儿是自由恋爱,阿姨知道,你也不是一个物质的女孩。”

张翠花在说完这句话的时候还是笑得那么和蔼,一如当初第一次见到的那样,只是此刻的张翠花让叶琳觉得特别虚伪,叶琳也不想再兜圈子了,直接问道:“阿姨,那房子呢?”

“房子你放心,我早就在市区全款买了套四居室房子,这样到时候我和霞儿也能过去照顾你们。”

“那房子会加我的名字吗?”

“房子是辉儿的名字,你和辉儿结婚后,也就是你的房子,加不加名有什么关系呢,你也不要听别人胡说,那些说要加名的人,说白了就是要为自己离婚找退路,难道你不想和辉儿白头偕老吗?”

“那自然是想,只是我怎么听说姐姐当年结婚的时候,彩礼都有50万,怎么到我这就变成了两万,而且你还连两万都抹掉。”

“霞儿当初嫁的对象是个有钱人家,人家愿意给,我总不好辜负人家一片好意,再说我们家也不是有钱人家,不过你们结婚后,家庭琐事不用操心,到时候你们把工资卡放我这里,我帮你们保管。”

叶琳听完彻底怒了,把手中的筷子重重地放在桌子上。(作品名:《彩礼背后的算计》,作者:凌妹妹。来自:每天读点故事app,禁止转载)

点击屏幕右上【关注】按钮,第一时间看故事精彩后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