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黑彩有什么惩罚·与苹果、Uber、谷歌有染 菲亚特-克莱斯勒的智能之路
2020-01-11 15:20:45  点击:930  

干黑彩有什么惩罚·与苹果、Uber、谷歌有染 菲亚特-克莱斯勒的智能之路

干黑彩有什么惩罚,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

文 | 晓寒

导语:汽车产业正在发生巨变,电池正在替代燃油,共享汽车正在替代私家车,人工智能正在接管驾驶——电动化、共享化、智能化、网联化的趋势将前所未有地改变这一具有百年历史的传统行业。

不过事实并非如此简单,通过分析研究,车东西发现这些拥有百年历史的汽车集团并不情愿落后于时代——除了加速追赶外来者的脚步之外,它们反而在很早之前就已经开启了对于汽车智能化的研究之路,并取得了许多成果。

对此,车东西特推出了“智车之路”系列报道,为您揭秘全球主要的12家汽车集团在汽车智能化上的探索历史。本期是“智车之路”的第三篇报道,讲述的是菲亚特克莱斯勒汽车集团。

顾名思义,菲亚特克莱斯勒汽车(fiat chrysler automoiles,以下简称fca)由意大利菲亚特汽车与美国第三大汽车公司克莱斯勒汽车于2014年合并而成,旗下拥有菲亚特、克莱斯勒、道旗、jeep、阿尔法罗密欧、法拉利、玛莎拉蒂等汽车品牌。

克莱斯勒成立于1926年,与通用、福特等公司并列为美国三大汽车公司。该公司于1998年被戴姆勒-奔驰集团以360亿美元并购,但由于经营不善,两者又于2007年分拆。在随后的金融危机中,克莱斯勒集团宣布破产,并最终被刚刚走出亏损泥潭的意大利菲亚特集团完全收购——变成了菲亚特克莱斯勒汽车集团,由原菲亚特汽车ceo塞尔吉奥马尔乔内(sergio marchionne)领导。

虽然与大众、丰田等汽车集团相比,fca的市值与营收规模仍然较小,但是其仍然在汽车的数字化、网联化、智能化等方面进行了尝试——

包括与谷歌waymo进行合作研发自动驾驶汽车、与意大利能源公司eni推出汽车分时租赁服务enjoy、开发了自家的车联网系统uconnect,并在今年年初的ces2017上推出了一款名为portal的概念车,向外界展示了fca对汽车未来的设想与野心。

2017年初,fca公布了2016年财报,数据显示该集团去年营业收入为1110亿欧元,与2015年相当,净利润为18.14亿欧元(约合19亿美元)。很明显,与通用汽车94.3亿美元、大众54亿欧元、宝马69.1亿欧元的收入相比,fca的体量要小很多。

在这种背景下,fca其实并没有太多的资源去自行研发耗资巨大的自动驾驶汽车,他们的选择是与其他人进行合作。

2016年5月,谷歌与克莱斯勒宣布将合作生产100辆自动驾驶汽车。同年12月,谷歌自动驾驶项目独立为新的公司waymo。双方随后宣布,fca为waymo量身打造的100辆自动驾驶测试车已经交付waymo。这批测试车基于克莱斯勒旗下混动mpv pacifica(在国内就是新一代的克莱斯勒大捷龙)打造,在车顶拥有一个显著的激光雷达,并在车身侧面印有waymo的logo。

(配图为fca为waymo提供的测试车)

在之前,谷歌已经有了一直自动驾驶汽车车队,包括基于丰田普锐斯、雷克萨斯rx450h改装的汽车,以及谷歌自行制造的豆荚型小车。与谷歌自行改装或制造相比,fca的加入很明显让这些测试车辆更加正规并且适于量产。

一方面,fca可以帮助waymo将各类传感器融合进车身、针对新的电子系统重新布置线路与电源,以及对转向、刹车等系统进行改进从而让系统更容易控制车辆。另一方面,waymo眼下也在寻找自动驾驶技术的商业化路径,而waymo自身已经放弃了制造自动驾驶汽车的计划。

waymo的ceo john krafcik就曾在公开场合表示,谷歌并没有兴趣制造一辆更好的汽车,而是希望制造一个更好的驾驶员。所以waymo在此时拉上一家汽车制造商,共同生产、制造一批自动驾驶汽车,显然能够为以后的大规模量产做好准备。

而对于fca来说,参与到waymo的研发进程中,能够让公司尽快了解到谷歌在自动驾驶汽车方面的技术积累,并与其分享相应的测试数据。“我们与waymo的合作能够令fca有利地抓住机遇并应对汽车行业的挑战。”fca的ceo sergio marchionne曾如此评论双方的合作。

(配图为fca ceo sergio marchionne)

然而需要指出的是,fca其实并不只是与谷歌一家公司进行了接触。

2016年3月,在fca宣布与谷歌自动驾驶项目合作之前,sergio marchionne就在同期的日内瓦车展上向苹果隔空喊话。他向记者表示,目前的汽车产业拥有足够的产能帮助苹果生产他们所需要的车辆,与汽车厂商合作远比在汽车这一复杂领域充当演员(即自行生产)更有意义。

据路透社报道,喊话苹果后的4月份,sergio marchionne就来到了硅谷,与苹果ceo库克和特斯拉ceo马斯克进行了会面,不过fca并没有与苹果或是特斯拉宣布任何合作。相反sergio marchionne在对谷歌的自动驾驶汽车进行了45分钟的体验后,于5月宣就布了与谷歌的合作计划。

不过fca显然希望在科技圈拥有更多的合作伙伴。2016年6月,fca又与uber和亚马逊进行了接触,希望能够向uber的自动驾驶项目提供车辆以及与亚马逊一同研发用于送货的自动驾驶汽车。然而事与愿违,uber最后选择了沃尔沃作为合作伙伴,而亚马逊则对无人机送货更感兴趣。

fca除了在自动驾驶领域寻求合作伙伴之外,其在共享出行领域的布局也是如此。

奔驰最早于2009年推出了汽车分时租赁(汽车共享)项目,并逐渐在欧洲地区扩展。随后,其他汽车公司也纷纷入局——宝马推出了drivenow、大众推出了quicar、丰田推出了rakumo、福特推出了ford2go等。

2013年夏天,奔驰旗下的分时租赁项目car2go正式进入米兰。意大利的汽车保有量在欧洲地区位列第二,但是随着意大利政府上调燃油与汽车购置税,使用car2go的共享汽车也变得相当有吸引力。

竞争的加剧自然让被杀入老家的菲亚特如坐针毡。2013年12月,菲亚特联合意大利石油天然气巨头eni推出了名enjoy的汽车共享服务,并且在定价上也与奔驰家的car2go针锋相对——enjoy采用的都是菲亚特500车型,定价为25欧分/分钟且不需要注册费,而car2go在意大利使用的smart fortwo车型则为29欧分/分钟,同时还有19欧元的注册费用。

(配图为enjoy中的菲亚特500车辆)

enjoy采用的也是共享单车类的随处停放策略,没有固定的停车与取车网点,用户可以在app或是网站上查询车辆位置,并对其进行预订与使用。

目前,enjoy共有1446辆车,分别在意大利米兰(589辆)、佛罗伦萨(74辆)、罗马(434辆)、都灵(214辆)、卡塔尼亚(135)六座城市运营。其使用的车型绝大部分为红色的菲亚特500,并且还有少部分比亚乔piaggio mp3三轮摩托车(该在国内售价约为7万元)。

(配图为enjoy在罗马的车辆分布)

与fca积极寻求合作伙伴投身到在自动驾驶与汽车共享方面不同,fca对新能源汽车并不是太感冒。虽然菲亚特自2013年就开始销售纯点动的菲亚特500e车型,但sergio marchionne就曾多次在公开场合表示公司并不愿意销售纯电动汽车,其制造500e的初衷是为了满足美国政府的碳排放要求。

据悉,一辆普通菲亚特500的起售价为1.73万美元,而由于电池技术成本较高,一辆纯电动的菲亚特500e车型的起售价则高达3.265万美元。显而易见,消费者不愿意为电动车的高昂成本买单,因此菲亚特只能亏本销售。

“我希望消费者不要购买500e,因为每销售一台,我们就会亏损1.4万美元。”sergio marchionne在布鲁金斯学会一次关于500e的演说如是说道。

以目前的电池技术来看,纯电动汽车的大规模普及还有待时日。所以丰田、本田、宝马、通用等传统车企更倾向于先推出油电混动车型,再逐步过向纯电动或是燃料电池汽车过渡。2013年3月,fca旗下的法拉利汽车推出了新一代旗舰超跑laferrari,国内售价2200万元。

在高昂的价格与顶级超跑的标签之外,laferrari最引人注目的地方在于其是法拉利旗下首款混动超跑,搭载了一台6.3升v12发动机与120千瓦的电动机,总输出功率高达708千瓦,百公里加速时间在3秒之内,而这也是整个fca集团内部首款混动车型。

三年后的2016年12月,fca终于推出了一款普通老百姓看得见摸得着的混动车型——pacific hybird。动力系统由一台克莱斯勒知名的pentastar3.6升v6发动机与电动机组成,与之配套的则是一个16kwh的电池组,根据美国环保总署对其进行的测试,该车的百公里综合油耗仅为2.8l,满油满电综合续航里程910km,纯电动续航53km。得益于上述性能,这套动力系统也被评选入美国权威汽车杂志《ward’s auto world》沃德全球十佳发动机。

(配图为pacific hybird车型)

之前,克莱斯勒及其他美系车一直以较高的油耗被国内用户吐槽,本次推出的混动版pacific有望改变其在国内用户心中的印象。

2014年5月,一家海外媒体评测了市面上多款车型搭载的车载系统,最后得出结论——fca集团旗下的uconnect系统甩开了奔驰command系统、宝马idrive以及奥迪的mmi等大牌,拿下了第一名。

虽然一家之言难免不够公正,但不管是从海外媒体的评测还是该系统的名称——uconnect(谐音you connect)中,我们都能看出fca对于车联网技术的重视。

2013年,车载互联成了汽车界尤其是美系车的热门词汇。通用汽车继续大力推广自家的onstar安吉星联网系统,福特也与索尼、微软一道推出了车载互联产品sync,克莱斯勒则推出基于qnx嵌入式实时操作系统的uconnect。

(配图为uconnect系统界面)

目前,uconnect搭载在fca旗下克莱斯勒、jeep、道奇、公羊、srt、菲亚特六大品牌车型上。不同的uconnect车机拥有不同的功能,涵盖收音机、cd、mp3音乐、蓝牙电话、导航、wifi热点、空调控制等功能,其最新机型拥有一个8.4寸触摸屏,增加了对android auto/carplay与语音控制的支持。

从使用体验来看,这套系统优点在于触摸屏反应速度快、系统菜单逻辑清晰、支持下载额外的uconnect应用(例如美国版大众点评yelp)扩展系统功能等。

中国俗语有言树大招风。uconnect在网络媒体上出了一些风头后,fca就在车联网上栽了个跟头——2015年7月16日,fca宣布将在美国召回140万辆汽车,并对其进行软件升级,以避免黑客远程控制汽车的发动机、转向与刹车系统。

而导致fca如此大规模召回汽车的,则源于美国《连线》杂志的一名记者andy greenberg与两名黑客charlie miller和chris valsek进行的一次汽车攻击体验活动。

按照计划,andy greenberg驾驶一辆jeep自由光以112公里/小时的速度行驶在圣路易斯市一条繁忙的高速路上。突然间,这辆自由光的出风口以最大风量吹出冷风、收音机开始播放当地电台的嘻哈音乐、雨刮器也在向挡风玻璃吹出玻璃水。其他攻击也接连发生,包括突然刹车、车辆的动力减弱、引擎被关闭。由于两位黑客实现拒绝向andy greenberg透露可能的攻击方式,该名大胆的记者在惊恐中被带到了马路边的一个沟里。

(配图为被攻击的自由光)

据悉,这辆自由光被控制就是源于其搭载的uconnect车联网系统。据外媒报道,黑客通过其无线通信模块的一个漏洞侵入了该系统,进而通过can总线向汽车发出了命令,控制了空调、雨刮器、发动机、转向、刹车等系统。

而最终重要的是,这一次攻击没有任何物理接触,完全是通过网络进行的。也正是这种原因,fca才会大动干戈宣布召唤140万辆汽车。

根据《连线》当时的报道,charlie miller和chris valsek两名黑客在时间发生的9个月前就向fca分享了他们发现的漏洞,不过fca直到本次事件出现后才正式宣布对相关的车辆进行召唤与升级。从另一个侧面来说,车载系统毕竟属于软件层面的东西,矛与盾、攻与守的博弈将持续存在,车厂只能通过不停的升级系统来扼杀系统漏洞,但是很难做到100%的绝对安全。

不过在攻与守之外,fca也在车联网系统方面进行着新的尝试。

2017年1月的ces上,fca展出了一款专为80后90后打造的概念车portal。在电动、l3级别的自动驾驶两个重要标签之外,portal最大的亮点就是其车载系统与互联网功能。

(配图为portal)

portal拥有三大块屏幕。一块是大号的仪表盘,一块儿是中控大屏,另一块则是车顶悬挂的一个后排屏幕。其仪表盘大屏可以分为三个部分,左边显示常见的仪表信息,中间显示的是车辆的360度环绕影像,而最右边则用来显示车内的乘客信息。中间大屏显示的则是车辆设置、导航、档位、空调等信息。

(配图为portal的内饰)

在系统层面,portal能够与所有乘客的智能设备相连,支持用户将设备中的音乐、照片等信息分享到车内系统中,甚至还可以将用户智能设备中的就餐订单汇聚在屏幕上。与此同时,portal的6个座位上都配置有自拍摄像头,可以为每一位成员拍摄照片并分享在车内屏幕上。

此外,portal同时也会保存每个用户的使用习惯,其车身外配备了一个摄像头,当摄像头识别到该用户后,车辆能够调整相应的灯光、音乐、座椅等设置。

虽然fca拥有11个汽车品牌,位列全球第七大汽车厂商,但是从营业利润与市值来看,fca相较大众、丰田、宝马、奔驰、通用等车企,仍然算是一个“弱者”。

与上述财力雄厚的汽车公司纷纷组建自家的自动驾驶研发团队、推出自家的汽车共享服务、大手笔投资出行领域的明星创企不同,fca的智能之路也具有“弱者”的特点,包括在自动驾驶与汽车共享领域着重与其他玩家合作而非自主研发、谨慎地推出新能源汽车、起早布局车联网系统等。

我们还有俗语有言——四两拨千斤。这也正是说那些表面上看起来“弱小”的玩家,如果找对了发力点,也是能够起到打败“强者”的目的。

fca正在做这样的尝试。